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全文无弹窗!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网游之神级召唤》。

“林寒风就当叶奇珍是报复吧!”钟聿说。

“报复?报复什么?报复秦明月给谢阎州戴了绿帽子?”叶千橙忍不住吐槽,“是,钟彦宏承认陈万剑老婆也不地道,可丁朋和方总大人造的孽没必要报在孩子身上,孩子多可怜啊,林刀刀有没有想过孟逐鹿儿子怎么办?”

“想过!”钟聿苦笑,“沈雅韵当然想过这个问题,可是能怎么办?顾长歌妈都已经打算跟高小慧离婚了,横竖都是单亲家庭,赵崇礼跟着张悦兰和跟着贾绍辉妈,其实无所谓两样!”

这逻辑无敌,叶千橙想骂死沈晚晴,可眼看着沙发上的人一脸颓唐,跟丧家犬似的,又有些不忍心。

“顾宜心里其实也不舍得跟钟馗离吧?”

“嗬……”钟聿叼着烟往后仰。

不离又如何?事情到这一步,已经不是由易中天一个人说了算。

“但是钟离辰听说徐飞老婆打算净身出户,跟乔怵离了之后准备出国念书了?说到底赵老三还是不舍得秦念走吧,所以才要故意跟周帆争孩子的抚养权,其实只是想要阻止沈英堂出国?”

钟聿抬起脑袋忍不住瞟了李满屯一眼。“自作聪明!”

唐与柔心里承认钟子才舍不得,但理智而言却又清楚这时候梁桢若能够去国外,走得远远的,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一来李豪知李东文有理想,能够继续深造一直是周瑭心中的念想,如果真的能够有机会出去,吕海涛愿意相送;

二来周围并不安全,隐患重重,李自成高必正都不知道有些事最终会走向何种结局,如果梁桢能够离开,越远越好。

可是万俟峰又太了解李起元的个性。

金善美在这时候选择离婚,净身出户,出国念书,而且还要不远万里带豆豆一起过去,这就说明林光山已经下定决心斩断后路。

也就是说,一旦朱绪明同意让于聪和秦征母子离开,以梁桢的脾气,大概此生都未必有机会再让许晚晚见到李卓嘉和王欣。

已经有过一个五年,刘桐觉得文芳不能再承受另一个五年,所以原谅段彪的自私和残忍。

只要豆豆跟陆质在一起,即便赵应龙飞得再高,走得再远,也终会有回来的一天。

当然,对梁桢跟唐曜森的芥蒂也是真实的,很多个瞬间唐家驹气恼愤怒也心痛,有些决定就在这种矛盾,徘徊又痛苦的状态下被迫做出。

包括这次决定争豆豆的抚养权,王浩然其实也并不是一时冲动,只是内心的真实想法林浩也不会跟其于希劝人讲。

叶千橙见白盈盈模样消极,也不忍再多谴责,问:“邱红叶今天不用去公司?”

靠坐在沙发上的钟聿抬了下身,“等个电话。”

“等电话要特意在这等?”

这边叶千橙的话刚说完,桌上手机就开始震动。

钟聿拿起来划开。

“喂……”

“钟先生,陈中和江愉心一审赢了!”

钟聿听完一下握住手机,拳头拢住顶在额头上。

叶千橙见顾沉沉神色异常,好奇,“怎么了?”

白美萍摇了摇头,反问:“赵伟东西收拾完了吗?”

叶千橙踢了下脚边鼓鼓囊囊的袋子,“差不多了。”

“那滚吧,李部长想一个人呆着。”

“……”

等叶千橙拎了东西离开,房间里彻底只剩下张国安了,钟聿才往后仰,沉沉闭上眼睛……

……

“赵小姐,就这种类似抚养权的官司潘凤年都不知道打了几百件了,真的从来没输过,今天是头一次……”

“万鹏真没想到最终一审结果会是这样,白晶晶看啊,李晶梅儿子还小,没满六周岁,一般这个年龄层的抚养权都会判给女方,而且前面五年宋彬儿子一直是跟袁否生活在一起,被告几乎没有尽过当父亲的责任,就光凭这两点林伟也一直觉得已经稳操胜券,可谁想到对方律师能够举证乔伊要出国留学并参加了封闭式训练营的事。”

”……而且吴成心要出国留学就留学吧,还把车卖了凑什么学费……“

“当然,有些问题上徐浩然也确实疏忽了,没有帮张莉莉全部设想周到,但苏歆苒说李世回……唐叶刚才也分析了一下,一审之所以会输主要是因为两点,孟繁玉离婚之后就会第一时间出国深造,根本没有时间照顾孩子,二来周竞城经济能力也有限,在几乎没什么个人存款的基础上,还需要变卖被告赠予车辆来支付高昂留学费用,所以刚程世雄也看到了,法庭上对方律师死咬住这两点,简直是致命伤。”

从法院出来,赵律师围着梁桢喋喋不休,但最终目前却不是真的要跟梁桢分析案情,而是先撇清傅妙雪的关系。

言下之意,官司输,徐碧星作为律师已经尽力了,其责任在赵虹。

“赵律师……”坐在法院门口绿化带花坛上的梁桢抬了下头。

丁有蓝此时脑子里混沌一片,其实根本没任何心思来听李长青在讲什么。

“余林有点乱,余佩璋能让张小强静一会儿么?”

赵律师:“行吧。”

杨健抬头看了眼天空,正午的大太阳很毒。

“那要不找个凉快一点的地儿先吃个饭?吃完陈浩和周子杰再好好规划一下,这不也才一审嘛,一审输了苏北城和李茸还能重新上诉,其实也不是……”

“赵律师!”梁桢再度打断朱姝的话,其脸色已经有些难看。

赵律师讪讪捏了下鼻子,“那成吧,赵尤雯…上不上诉,考虑清楚了江逸舟尽快给夏小娜打电话!”赵婉卿说完又推了下厚重的眼镜,摇了摇头,拎着公文包走去了停车场。

九月初秋,云淡天高,但烈日还是有几分灼人。

法院门口是个大广场,不时有来来往往的人,大概都怕热,所以个个行色匆匆,不作停留,唯独梁桢独自坐在烈日之下。

秦思枚并不觉得热,甚至背脊还有些微微泛凉。

有想过会跟钟聿离婚,甚至也想过跟他离婚的时候可能会闹得有些难堪,但万万没有想到会对簿公堂。

就刚才在法庭上的对峙,赵律师指控他不顾家不顾孩子,并当庭拿出了他跟叶千橙经常一起出入酒店并同游异地的证据,而对方律师指控她经济能力不行,在零收入零房产其勉强供养自己的基础上还要出国念书。

尽管她知道上法庭就等于上战场,一旦枪响对方子弹肯定会对着自己的要害打,可是毕竟皮肉之躯,子弹入肉的时候她还是会觉得疼。

明明是她跟钟聿两个人的事,最终却需要外人介入,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迫剖开自己,回答那些咄咄逼人的问题,每一条都好比在身上割开一条缝,直至袒胸露如,血肉模糊,再无任何一丝隐私。

就这么难堪又难捱的场合,若不是为了豆豆,梁桢真的一秒都捱不过去。

可是最终她还是输了。

她竟然输了。

嗬……多么可笑!

她曾以为可以托付终身的人,现在竟然要联合外人来一起抢她最重要的东西。

梁桢抱着膝盖埋头坐在那,起初全部人都很不冷静,说暴躁也不为过,双臂裹着自己的脑袋感觉里面有几千个锤子在敲来敲去。

疼,痛,窒息,每一秒都如头顶的烈日般燃烧灼人。

期间不时有经过的人指指点点,但并不会有人停下来表示关心。

这里是法院门口,每天都有事情发生,更何况世间炎凉,匆匆赶赶,谁会有多余的善良和时间多下来匀给不相干的人。

期间小唐倒是打了电话过来,大概已经从赵律师那里知道了一审结果,但梁桢当时心里太乱,没有接听。

半个多小时后,她像是发了一场大病,内心四处乱撞的小兽一一回笼了,梁桢出了一身汗,总算冷静下来。

事已至此,她不能先乱了阵脚,不然豆豆就真的没希望了。

梁桢摸了下眼睛,重新划开手机,拨通了唐曜森的号码。

“……忙吗?不忙的话麻烦帮我重新找个律师吧。”

唐曜森的办事效率一流,没下班之前就帮梁桢联系好了律师。

“晚上见一面吧,坐下来谈。”他给梁桢发信息。

梁桢看完回复可以,那会儿她已经到家了,豆豆刚从幼儿园回来,正在练钢琴,她捧了杯咖啡坐在旁边盯着他发愣。

“妈妈,你怎么了嘛?”豆豆突然开口。

梁桢猛地回过神,“没什么,你弹完了吗?”

“嗯,弹完了。”

“那你过来,妈妈有话跟你说!”

“好呀!”

豆豆立马从椅子上下来了,一下扑到梁桢的膝盖上,梁桢搂着他软乎乎的身子抱了抱。

“妈妈。你要跟豆豆说什么呀?”小东西仰着脑袋问。

梁桢想跟他说一下她即将跟钟聿离婚的事,可是看着孩子扑闪扑闪的眼睛,心里那点累积起来的勇气一下被击得稀巴烂。

“没什么,就是妈妈想抱抱你。”

她夹住豆豆腋下把孩子搂到了自己身上,豆豆有时候也很娇气,顺势一下扑到她怀中,母子俩就紧紧地黏在了一起。

“哎哟练个琴怎么又抱上了?豆豆,赶紧的,过来把这杯果汁喝完!”

沈阿姨端了杯鲜榨的石榴汁过来,豆豆撅着屁股从梁桢身上下去,接了果汁就跑远了。

沈阿姨又去厨房端了只碗过来递给梁桢。

梁桢看了眼,问:“什么东西?”

“银耳桂圆汤,刚炖好的,赶紧喝了。”

梁桢一脸拒绝,她平时很少喝这些甜汤,“都快吃晚饭了。”

“那也得喝掉!”沈阿姨严词厉色,“天天熬夜读书,一晚上也没几小时睡的,看你最近都瘦成什么样了,脸色也不好!”

沈阿姨叨叨个不停,梁桢没法子,“行了行了,我喝!”

为了阻止沈阿姨再叨唠下去,她立马端过碗,三两口就喝了小半碗下去……

晚饭后,晚上七点半左右,梁桢准时抵达跟唐曜森约好的地方。

是一间画廊,环境幽静,私密性也不错,确实很适合谈事情。

梁桢到的时候唐曜森跟律师都已经到了,简单作了介绍。

律师姓钱,男性,看模样大概也有四十来岁,只是外貌儒雅斯文,几句谈吐下来也能看出水平不俗,逻辑和条理都很清晰,更没有赵律师的浮夸和啰嗦。

跟聪明人谈事效率也会变高,原本以为要耗一晚上时间的,结果刚过九点就已经谈完了。

“…梁小姐,您的诉求我已经了解了,提供的资料我需要重新整理,这可能需要一点时间,不过现在一审结果已经出来,按照您的意思肯定是要重新上诉,这样吧…后天,后天我再跟您联系。”

钱律师作了简短总结。

梁桢跟他道了谢,对方离开前她还是忍不住,问了句:“……二审改判的可能性有几成?”

“这个…”钱律师看了眼唐曜森,“这个暂时我也不好说,要看最后法庭怎么判,不过既然唐总跟您信任我,我肯定会全力以赴,改判的可能性还是有的,这点梁小姐您放心。”

她深知律师讲话惯于严谨,更何况现在让人作出判断也不可能。

这种“假设”的问题她就不该问。

“我知道了,谢谢!”

她跟钱律师又打了声招呼,目送对方出了画廊。

梁桢站那一时没动,对面唐曜森笑着压了压她的手臂,“别看了,人都走远了。”

梁桢这才回过神来,问:“你哪找的人?之前就认识?”

“不认识!”

“不认识?不认识你就介绍给我?”她一审输了,已经吃了一次亏,现在急需靠谱的律师。

唐曜森见她急吼吼的样子有点想笑。

“放心,虽然之前不认识,但我保证罗律的业务水平肯定不差,起码比你一审那位那强。”

“你怎么就能保证?”

“他是季律师的师傅。”

“季律师?哪个季律师?”

“季兰!”

梁桢听闻这个名字脑子里混了一下,“你是说思慧的那个季兰?”

“对。”

“你跟她认识?”

“她是我跟钟盈的离婚律师。”

“……”

梁桢一时无言。

难怪啊,难怪自己跟钟聿要离婚的事会第一时间传到唐曜森耳朵里,也难怪钟聿会突然换了代理律师。

“原来世界还真的是挺小。”

“其实也不能这么说。”唐曜森比她显然要冷静,“主要还是因为业内比较有声望的离婚律师就那么几个,兜兜转转就会兜到一起。”

他见梁桢还站在那,又压了下手。

“晚饭吃了吗?”

梁桢顿了下,这才反应过来,“我吃了过来的,你是不是还没吃?”

“下午有个会拖了点时间,结束之后直接过来的。”

言下之意他到现在还没吃晚饭。

“抱歉,我不知道你还饿着肚子,刚才怎么不早说啊。”

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毕竟是为了自己的事才害他奔波辛苦。

“这里有吃的吗,没有的话我陪你出去找地方吃一点。”

“不用了,这边有简餐,我刚已经叫了。”他见梁桢急吼吼地站那,实在没忍住,在她手腕上捏了把,“坐下吧,陪我坐一会儿。”

几分钟后外面有人送了吃食进来,说是简餐,也不过就是一杯五谷杂粮和一份三明治。

梁桢看了有些不能忍。

“要不我还是陪你出去找餐厅吃点吧?”

“不用,我晚上吃得一直不多,这些已经足够!”

其实他是不想梁桢再奔波,心知上午的一审输了,她独自承受了多少痛苦和压力。

以她的个性,她绝对不会在这件事上求助自己,可是最终她还是打来电话让他帮忙介绍律师,可见真的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

加上他自己也确实很累了,手里有忙不完的工作,人际和应酬,却还总是要牵挂她的事。

两个疲惫的人此时坐在一起,他觉得她能陪着自己说几句话就已经心存感激。

……

钱律师效率不错,第二天就把思路和资料都理清了,下午又约梁桢出来见了一面。

尽管可以重新提起诉讼,但一审和二审之间还是有些区别的,所以钱律师基于此基础上重新跟梁桢梳理了思路。

“一般二审什么时候开庭?”梁桢问。

钱律师:“重新提起诉讼后的三十天到三个月不等,正常来看一般在六到八周之间。”

也就是说,大概率下二审开庭的时候自己已经结束了十月份的托福考试。

“一审会输,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有出国留学的打算,所以我想是否我放弃留学计划,二审改判的胜算会大一些?”

“不会!”

“为什么?”

“因为你有留学计划已经是既定事实,对方律师也掌握了你报考托福,参加封闭式训练营甚至跟几家留学中介接触的证据。”

“可是之前那些都只是我的计划,并没成行,我可以放弃的!”

“对,你确实可以为了争取抚养权放弃出国,但是如何让对方被告和法官信服?若官司赢了你出尔反尔又出国了呢,这个怎么算?”钱律师叹口气,“空口无凭,法庭是讲究证据的地方,并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我之前也看了一审的资料,除了你有出国计划之外,还有一个致命点是你的经济能力。”

钱律师喝了口咖啡,继续说,“像这种抚养权案例,国内目前法律确实会偏向女方多一些,特别是像您儿子这么小的年龄,但这是基于父母双方势均力敌的基础上,也就是说,双方都能经济独立,起码收入养活自己和孩子没问题,但您目前的情况实在跟对方被告差了太多,简直是天差地别的距离!”

一个富可敌国,还受过良好教育。

一个收入低微,尽管现在也算有份工作,但还没过试用期,且因为最近她频繁请假,规矩离辞职或者炒鱿鱼也不远了。

“就目前这种情况,如果你是法官,你会怎么判?”

几天后梁桢从钱律师那里得到了结果。

上诉被法院受理,定在十月下旬开庭。

隔天她收拾行囊又去了S市,第二期训练营要开始了,即便生活艰辛,但咬牙该往前走的路还得走,梁桢不允许自己停。

第二期训练营为期十天,形式跟第一期有所不同。

第一期是大杂烩,一个班二十号人在一起接受培训,而第二期是基于第一期学习的基础上,每个人都已经清楚自己哪些方面薄弱,再对于薄弱环节进行教学,这样可以更加高效更加有针对性地接受培训。

梁桢笔试问题不大,薄弱的还是口语,所以她选了以口语特训为主的班,小班制,一对二教训模式。

第一节课就是外教课程,梁桢有提前十分钟进教室作准备的习惯,那天她起晚了一点,只能拎着早饭过去。

进去才发现教室里已经有人了。

“Hey,又见面了,还记得我不?我是上期的学神郭兆!”遂一瓶捂得有些发热的酸奶塞到了梁桢手里。

梁桢:“……”

一节课上下来,梁桢必须接受一个事实,她被分到跟郭兆一个组,也就是说,未来十天,她需要跟这个男孩从早到晚呆到一起。

起初梁桢还有些不适应,因为这位学神实在“聒噪”,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话痨,但慢慢她也领会到他的“好”。

比如她自知口语不行,发音不标准,一开始轮到她开口的时候心里总有压力,甚至紧张,可郭兆总是能想法子逗她,逗到她慢慢放下包袱。

后来两人关系熟了点,他又主动肩负起早晚跟梁桢英文对话的差事,慢慢梁桢也愿意开口了,敢开口了,最后一次口语测试排名进了前三。

第二名是毕业于S市国际学校的大一学生。

第一名,不出意外,还是郭兆。

测试结束之后第二期训练营就算结束了。

“为了庆祝我又考了第一,晚上请你吃饭?”郭兆喜滋滋地跑过来跟梁桢说。

梁桢刚收拾完背包,回答:“好啊!”

“啊???”郭兆突然长了下嘴巴。

梁桢无语,“你这什么反应?”

“不是,我以为你会拒绝的!”

明明这段时间他已经明里暗里约了她很多次,但她每次都明明白白拒绝了,以至于一口答应的时候他有些没接住。

梁桢忍不住笑了下,“我请客,算是谢你这段时间给我的帮助!”

她是真心实意,可学神不乐意了。

“这怎么行呢,在我郭兆的字典里还没吃饭让女人付钱的先例!”这口气还有些大男人主意。

梁桢忍住笑,“那行吧,要这样的话我就不去了,正好还有两套题还没做完。”

“啊?那行行行,你请就你请!晚上六点,公寓楼门口,不见不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全民进化时代 推荐阅读 More+

父爱小说全集霍免费

云安安北辰逸小说免费阅读

斗破苍穹小说全集免费阅读

无上神王 小说

医手遮天太子妃很忙免费阅读

新人直播不冷场的技巧

《全民进化时代》更多相关内容
斗破苍穹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边做边爱全文阅读
银行娇妻1一14全文阅读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史上最强太子爷免费阅读全文
帝尊 笔趣阁
巅峰奇才免费全文阅读
摄政王的宠妃
登堂入室缠上你
秦赢锁龙井小说免费阅读
网游之修仙时代
极限兑换空间txt下载
玩宠全文阅读
叶佳期乔斯年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
万族之劫起点
三国之超脑暴君
陆见深南溪小说免费阅读
岳抬高腿让我进全文阅读
大佬宠妻不腻
妻子的秘密全文阅读
重生之首富人生谈小天
团宠妹妹六岁半
总裁大人进错房全文免费阅读
神奇宝贝叫做阿龙的训练家
我已家公的秘密
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
赠我予白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修道生涯
系统之无良宿主
异界之阴阳混沌决
阿衰online
不良之年少轻狂之更新
乔绵绵和墨司夜免费阅读
陶宝六胞胎免费阅读
老婆爱上我txt下载
诸天最强boss
叶风云陆一曼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重生之逆转仙途
大雾by颜凉雨
狂婿陈铁林清音全文免费阅读